您的位置: 長樂新聞網 >> 民生熱點 >> 正文

今天是福州解放70周年紀念日!70年前那一戰,我們不能忘!

http://www.dianlezu.com  2019-08-17 09:35:41   來源:福州新聞網  【字號

今天是福州解放70周年紀念日!70年前那一戰,我們不能忘!

  解放福州老兵的后代來到倉前公園向解放福州紀念碑獻花。

今天是福州解放70周年紀念日!70年前那一戰,我們不能忘!

  當年的隨軍記者王競,回憶采寫《我站在解放大橋上》的經歷。

  福州晚報記者 綦芬/文 楊勇/攝

  今天是福州解放70周年紀念日。日前,記者采訪了福州戰役的參戰者及其后代,重溫70年前激戰榕城的場景,緬懷英烈,銘記歷史。

  主攻部隊 號稱“渤海雄師”

  1949年7月,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三野戰軍第10兵團進軍福建。當年8月11日至23日,由葉飛指揮,兵分三路,直取福州。右路29軍解放永泰、福清、長樂,切斷敵人南逃陸路;左路31軍解放連江、馬尾(第7兵團63師解放羅源),切斷敵人海上逃路;中路28軍解放閩清、閩侯,占領福州北郊、西郊和新店。

  在中共福建地方組織、游擊隊和群眾的積極配合下,解放軍在這一戰役中殲滅國民黨軍近5萬人,解放了福州,為解放全省創造了有利條件。在福州戰役中,解放軍傷亡1500余人。

  “中路28軍來自山東渤海軍區,有‘渤海雄師’之稱,轄82師、83師、84師,軍長是朱紹清。解放福州城區的戰斗從豬蹄峰開始,至奪取萬壽橋結束,由28軍82師245團擔任主攻,率先攻入福州城。”84師師長毛會義之子毛旭亮、28軍82師245團參謀長朱福修之子朱東利均向記者介紹情況。

  245團是一支英勇善戰的部隊,參加過萊蕪戰役、豫東戰役、濟南戰役、淮海戰役、渡江戰役、淞滬戰役、福州戰役等,涌現出著名的“桃林崗連”“進軍福建模范連”和許多英雄模范。

  攻打福州時,245團團長是柴裕興,政委是孫樂洵。當時,84師師長毛會義特地調了機炮連增援該團。

  19歲戰士 用生命炸出通道

  現年93歲的王競,當時是29軍隨軍記者,參加了解放福州的戰役。日前,他操著濃重的江蘇口音,向記者講述了豬蹄峰戰役。

  1949年8月15日,28軍82師245團準備攻打小北嶺,會攻福州。要奪小北嶺,必須拿下豬蹄峰。這里地勢險峻,易守難攻,敵方獨立50師一個團在此把守,又在前沿利用一排排尖利樹杈設置鹿砦,妄圖阻止解放軍。

  245團3營組織突擊隊,沖過敵方密集火網去炸鹿砦,排長劉新堂及4名戰士全部犧牲。九班班長李云才、副班長孫立文,楊家壽、孫德俊等數十名戰士前仆后繼,用生命打開福州的“北大門”。

  當時,19歲戰士楊家壽左臂、左腿中彈,拖著血跡往前爬,接近鹿砦時,胸部中彈。他大口喘氣,艱難地把爆破筒塞進鹿砦。擔心炸不了鹿砦,他又把身上所有的手榴彈塞進去,用生命炸出一條通道。

  向豬蹄峰核心陣地的沖擊開始了!火力班長負傷后堅持射擊,3營教導員馮西平趕來,從他手上接過機槍橫掃,并發出“沖啊,搶占前面山頭”的命令。一番激戰,敵人被消滅,豬蹄峰被拿下了。

  王競告訴記者:“楊家壽是我的江蘇老鄉,戰前他對我說‘打仗總會有犧牲,如果真是那樣,請你轉告我家人,我把自己獻給了黨、獻給了福建人民,是光榮的’。”

  經過兩天的激戰,245團先后攻占豬蹄峰及大北嶺、小北嶺敵方核心陣地。敵人南撤,該團兵分兩路追敵。

  身受重傷 副營長捂傷沖鋒

  1949年8月17日,245團直抵福州城。“當時城區很小,城里只有少量殘敵,沒什么戰斗,因此戰事從北往南推進得很快。3營首先從北門突入市區,占領偽市警察局,穿過中正路(今八一七路),抵達萬壽橋。2營教導員王榮欽率部攻入屏山,又占領省府路偽省政府,最后跑步去增援3營。”

  毛旭亮和朱東利介紹,當時為了過江追殲南逃之敵,必須攻克重要通道萬壽橋(今解放大橋)。1949年8月17日5時,萬壽橋戰斗打響了。

  那時,敵人在橋墩上埋了炸藥,準備炸橋;在中洲島構筑了堅固的陣地工事,團長坐鎮指揮;在橋上用裝滿大米的麻袋壘成工事,還在橋頭臨街屋頂架設小炮、機槍,居高臨下封鎖橋面。

  “245團指揮所設在臺江百貨大樓天臺,柴裕興、孫樂洵、朱福修指揮先頭部隊3營攻打萬壽橋。”朱東利說,營長負傷,副營長魏景利指揮7連進攻,前兩次沖鋒因準備不足而失敗。魏景利沉著勇敢,一面組織火力掩護,一面組織突擊隊第三次進攻。“跟我來,一定要攻下萬壽橋!”魏景利帶頭沖在前面。當突擊隊沖上大橋時,他胸部中彈(另一說法是下巴被擊中),依然捂著傷口往橋上沖了十幾米遠,而且喊著“沖啊……沖”,終因傷勢過重倒下了。

  副連長趙元任帶著戰士沖過去,想要背走魏景利。魏景利搖搖頭,顫抖道:“奪橋,不要管我……”趙元任含淚放下他,隨即帶隊沖鋒。

  20歲戰士姜全柱腹部中彈,腸子露出來了,倒在橋上。他忍著劇痛,握著沖鋒槍邊爬邊射擊。又一顆子彈打中他的左肩,鮮血直冒。他突然站起來,抱起炸藥包沖過去,炸毀敵人的地堡。

  “后來,聽說敵方在萬壽橋上安了炸藥包,指揮所立即派人排查,將炸藥包丟入江中,保住了這座古橋。”王競說。

  攻占萬壽橋,解放軍傷亡70多人。這一戰役,宣告福州城解放!

  “魏景利是華東二級戰斗英雄,‘桃林崗連’連長。1949年,他剛從莫斯科參加完共產主義青年團國際大會回來,就入閩作戰。在福州城解放戰斗中,他是犧牲級別最高的指揮員,當時年僅27歲。”朱東利說。

  魏景利曾被安葬在南禪山上。1952年,他的父母委托一位侄子,將其遺骸運回山東壽光老家安葬。

四川11选5 奈曼旗 | 大洼县 | 蒙城县 | 南部县 | 罗甸县 | 三穗县 | 兴安县 | 孝昌县 | 东台市 | 亳州市 | 会泽县 | 讷河市 | 岗巴县 | 西乌珠穆沁旗 | 青川县 | 沽源县 | 鹤峰县 | 汶川县 | 台湾省 | 紫云 | 新建县 | 蓬溪县 | 安丘市 | 恩施市 | 高阳县 | 香格里拉县 | 赤城县 | 和平县 | 镶黄旗 | 普宁市 | 乌审旗 | 饶河县 | 汕尾市 | 清河县 | 郧西县 | 东兰县 | 邵东县 | 西充县 | 阳春市 | 磐安县 | 鹤岗市 | 西盟 | 搜索 | 庄河市 | 永胜县 | 常德市 | 湘西 | 张掖市 | 沐川县 | 石泉县 | 南召县 | 岳普湖县 | 东辽县 | 开封县 | 上蔡县 | 宁阳县 | 平和县 | 政和县 | 阿荣旗 | 灵川县 | 平谷区 | 双柏县 | 桓台县 | 河北省 | 舞阳县 | 乐都县 | 新密市 | 北流市 | 白玉县 | 丹凤县 | 湘西 | 怀远县 | 山东省 | 新丰县 | 潞西市 | 上饶市 | 林西县 | 什邡市 | 兴业县 | 宁晋县 | 颍上县 | 建德市 | 莎车县 | 通河县 | 全南县 | 会泽县 | 静乐县 | 莱州市 | 新竹县 | 巫山县 | 深泽县 | 苏州市 | 高陵县 | 武山县 | 喀喇沁旗 | 宜川县 | 盐城市 | 仙游县 | 临沂市 | 普陀区 | 辽宁省 | 凤翔县 | 虞城县 | 玉门市 | 诸暨市 | 铜梁县 | 浮山县 | 莱州市 | 布拖县 | 马边 | 吉隆县 | 玛多县 | 额尔古纳市 | 凉城县 | 安泽县 | 尼玛县 | 五指山市 | 图木舒克市 | 兴安县 | 长宁县 | 霞浦县 | 玛纳斯县 | 商洛市 | 临夏县 | 南华县 | 济南市 | 布尔津县 | 乌拉特中旗 | 永嘉县 | 玉门市 | 女性 | 比如县 | 临邑县 | 永安市 | 龙门县 | 桂林市 | 闵行区 | 柞水县 | 益阳市 | 三江 | 丰县 | 西峡县 | 华池县 | 柏乡县 | 莲花县 | 五指山市 | 离岛区 | 明星 | 红桥区 | 白沙 | 陆丰市 | 湘阴县 | 建德市 | 贡山 | 夏邑县 | 肥乡县 | 都江堰市 | 蒙城县 | 西盟 | 竹北市 | 衢州市 | 竹山县 | 曲水县 | 肃南 | 龙游县 | 蒙自县 | 吉隆县 | 雷波县 | 德格县 | 宣恩县 | 靖西县 | 鄱阳县 | 威宁 | 济阳县 | 太原市 | 禄丰县 | 石楼县 | 通城县 | 边坝县 | 略阳县 | 东宁县 | 通许县 | 信阳市 | 金门县 | 金湖县 | 兖州市 | 合川市 | 砀山县 | 普兰店市 | 阿巴嘎旗 | 昌图县 | 巴青县 | 桦川县 | 汉源县 | 江门市 | 同仁县 | 根河市 | 昌邑市 | 渭源县 | 怀柔区 | 海盐县 | 涟水县 | 阿城市 | 宝山区 | 邳州市 | 伊金霍洛旗 | 常州市 | 花莲县 | 修文县 | 东乌珠穆沁旗 | 永年县 | 象州县 | 综艺 | 沛县 | 南雄市 | 绥阳县 | 手游 | 丰台区 | 商河县 | 屏南县 | 惠安县 | 秭归县 | 阜阳市 | 科技 | 长宁县 | 永城市 | 大同县 | 古丈县 | 保德县 | 甘孜县 | 梅河口市 | 盐边县 | 常熟市 | 广水市 | 井研县 | 施秉县 | 依兰县 | 宁津县 | 万年县 | 龙江县 | 固安县 | 麻阳 | 绥江县 | 鄢陵县 | 奈曼旗 | 泽库县 | 平舆县 | 南木林县 | 万安县 | 丘北县 | 黎城县 |